回首背西风

主全职。爬坑偶练中。

挚爱是我的林敬言先生。

取向狙击王琳凯。木子洋

【林方】旋风土豆

2017/11/20 方锐生日快乐。祝你永远是少年。
本文有联动图><
走这里

///

  林敬言的签名很有特色,横着的签名不少一笔,不像微草那位队长,抬笔留了姓却又懒得留名。恰恰相反,他的言字经常多出来一横,手滑造成的笔误倒是成了一大特色——其实本意啊,是那一横写的太习惯了,改不掉,怕被人说成没文化连自己的名儿都写不对。到后来,干脆不拘泥在那一横上了,越写越长,越写越随心所欲起来,一长串搁在那里难免让人有些联想。

  例如方锐。方锐总喜欢嘲笑林敬言的签名,他是不知道这个签名有什么内幕的,于是乎一个延续了四五年甚至还要更长的定论就拍在林敬言脸上。

  定论第一次出现是在呼啸的时候,方锐仰着身子瘫在宿舍的床上,胳膊抻直了举在半空中,手机屏幕上是微博粉丝照下来的林敬言签名,姑娘还特地艾特了方锐。

  “今天终于拿到了林队的签名!写字真的超好看哦书生气都溢出来了ww不过为什么言字那么多横??@黄金右手方锐V 方锐大大可否知晓内幕?  ”

  他瞟了一眼对床的林敬言:“哎老林,你签名总写那么长做什么?” 林敬言正翻着一笔记本,哗啦哗啦的纸页响声骤然停了下来,十分自然的看向方锐:“因为习惯,写长点好看。有些老师教授什么的不也都这么写?”

  方锐喔了一声思考半天,又盯着那张图片想了半天,总觉得和什么东西很像,很像很像很像。
 
  …想起来了,这,他,妈,不是路边摊卖的那个什么,旋风土豆?????????上面还可以加番茄酱沙拉酱的那种。

  他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指着林敬言语重心长的说:“老林啊,你肯定是贪了零食馋嘴或者以前太钟爱旋风土豆了不好意思说。”

  林敬言:?

  虽然旋风土豆很好吃,但是真的和这个没关系啊?

  总之方锐认定了这个想法,转发了那姑娘的微博配字“老林爱吃旋风土豆。”

  姑娘激动的回复“啊啊啊啊被方锐大大翻牌了?原来是因为吃的才写成这样吗,记下了记下了,以后看比赛在后面支摊卖旋风土豆!”

林敬言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顺手刷了一下微博,发现了方锐那条一本正经的回复,而自己的百度词条光速更新,爱好的东西都多了旋风土豆的字样,他不禁看了一眼对面摆弄手机的方锐无奈的笑了笑。抬手敲了敲那颗有点鬼鬼祟祟的脑袋:“吃饭。”

  方锐只能乖乖的开始对付面前的饭,悄悄的把手机翻了个个扣在桌面上,盖住没来得及关掉的偷拍界面。

过了没两天,方锐弄了两个相框,兴致勃勃的把自己的签名和林敬言的框起来,规规矩矩的摆在书桌上面,每次瞟到林敬言签名,都忍不住想把那个言字一口吃掉。

 
/////

可到那个人去了霸图的时候,他再看摆在桌面上两张签名的其中一张,再去看那写的长长的言字,觉得那玩意一点也不像旋风土豆了,像这里的山路十八弯,全都是九连环,看上去弯弯绕绕的,曾经那么直白摆在自己眼前心上的事和人现在好像是半点都看不清了。

  他好像白白和林敬言认识了这么多年,从来都能猜出林敬言心思的小骄傲在心底早就悄悄扎了根,现在想要把人家连根拔起,倒不费力,只是觉得心脏生疼,没淌一点血和泪,相反是闷闷的,堵的什么心思都说不出来。

  既然说不出来,那就唱吧,他愣是五期H市聚会的时候在KTV嚎这里的山路十八弯,不过他稍微即兴的改了一句词,弄的所有人都心情复杂起来。

  “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联盟的林敬言王八蛋——”

  最后周泽楷都看不下去了,吴羽策干脆是手脚麻利的抢下麦克,起了瓶rio直接塞他嘴里去:“你考虑一下公众人物的形象ok吗,万一有林敬言的粉路过,你身家性命就不保了,我们是不会救你的。”

  阮永彬翘着个二郎腿在一边,打趣他:“哎,别拦着他,他想喊到全联盟都知道方锐暗恋林敬言。不过你什么时候这么有才了,很押韵啊?” 

  宋晓反驳:“暗恋林敬言就暗恋,能不能不在这污染我们的耳朵?有这才华你别打游戏了,赶紧收拾收拾作词吧。”

  方锐说你们俩快拉倒吧,你见过哪个暗恋整的全联盟都知道的,再说了就不能从纯洁的革命友情方面想想?

  “你是不是纯洁的革命友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林前辈对你肯定是纯洁的革命友情。”

  从角落里,周光义一句诚恳的话飘进了方锐耳朵中,气的方锐抄起麦克风差点扔过去。说时迟那时快,周泽楷眼疾手快抽出方锐口袋里翻出一半的手机熟练的解开密码在他面前晃了晃。

  吴羽策超级配合的说:“屏保是真挚的革命战友哈。”

  ……

  突然被众人围攻的方锐瞪着罪魁祸首周泽楷,周泽楷给了他一个应付媒体的无辜表情:“密码960501。” 方锐脑子里嗡的一下,第一反应居然是“我靠,周泽楷为什么会记得老林的生日?他是不是有问题,是不是暗恋林敬言,长的这么好看要和我抢男人?”

  后来想想,上次老林生日的时候他在群里嚎了好久,而且还是个挺容易记的日子,记得也不稀奇。吴羽策在一边安慰的拍了拍周泽楷的肩,恋爱中的人看谁都是情敌。

  自己可能是彻底没救了,想到这段看不到结果的暗恋之路,方锐瞬间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蔫吧吧的,也不嚎歌了,把吴羽策塞过来的那瓶rio喝了两口。

  蓝色的液体隔着磨砂玻璃瓶,看的不太真切。

  莫名难喝。

/////

  方锐一个人回了上林苑,貌似是时间还早,大家都没回来。从呼啸挪到兴欣的小破桌上,相框里玻璃晃着灯光有点刺眼,他酒量在职业选手里应该算是不错的,今天却意外的有点迷糊,那两口rio别是被吴羽策下了药吧。
 
  躺在床上,他不知道自己是睡着了在做梦,还是在迷茫中想了什么,总之是关于林敬言的。属于职业选手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握着笔杆,略为潇洒的落下签名,笔触细腻柔软,可长长的言字藏着不易被人发现的锋利,碳素笔在白纸上晕出小小的毛边,温暖的掩饰住了字收笔时的尖锐。

  像他一样。

  方锐眨了眨眼翻身下床,坐到桌子面前抽出纸笔,在上面自己写了一下名字,锐字模仿林敬言式签名,抻长了写出老远,得意的发现自己的名字旋风土豆起来也挺有意思。

  比林敬言写的好看一万倍。他找完角度拍了个照,登上qq戳开那个熟悉的头像想要发过去炫耀,盯着备注的单字“林”。后面的队长两个字前阵子刚被删掉,剩下了一个空荡荡的林字在那里隔着什么在轻敲他的心。

  方锐想了半天又按返回键退到首页,看着屏保上林敬言眯着眼睛在阳光底下笑的温柔的侧脸,赌气一样登了微博把照片发了出去。

“旋风土豆式的方锐大大签名!”

  没过多久他收到了条消息。

  林敬言赞了你的微博。

  过了会他又收到了qq的消息。

  林:
  ·模仿我啊。
  ·挺到位的,好看。
  ·方锐?

  方锐:
  ·必须好看
  ·比你的都好看
  ·啥事

  林:
  ·想我了?

……

  怎么好意思说想了呢,本来就不太清醒的大脑更加混沌起来,手机屏幕在发呆间到了自动锁屏的时间直接回归黑暗,他也没按开界面回复林敬言。
 
  他确实想。也许林敬言真的只是像周光义说的那样,可就算是这个道理又能怎样,纯洁的革命友情就革命友情吧,想他,想见他的心情是欺骗不了自己的,打着什么旗号已经并不重要了。哎,如果明天就是客场打霸图就好了。他眨了眨眼。

  这个人是很有本事的,从广州把他带回呼啸,到培养他成为搭档,再到场上并肩作战场下同进同出,他一直在方锐眼里都是个很厉害的人,从各个方面来看都是。
 
  譬如林敬言总能用简单的几个字就能把安静的魂儿勾起来,再普通不过的一句话都轻而易举撩动心弦,心脏跳动的节拍都随着他的话改变着。不是恋爱故事里的男主角,没有什么花言巧语,一个不加修饰又很厉害的人。

  说到底,还是喜欢。

  于是他就在快睡着的状态下给林敬言打了个电话。

  “队长。想你了。”
 

/////

  第二天晚上,方锐正躺在床上死死盯着两个小时的通话记录,一边计算着话费肉疼一边反思昨天自己到底是抽了什么疯,还回想了一下自己应该没在睡着的时候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或者无可挽回的话。

  所以…为什么会打了两个小时??

  他咬牙,他沉思。

  可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林敬言的来电显示措不及防的出现在屏幕上,手速快过大脑转速,在反应过来之前黄金右手已经先一步按下了绿色的接听按钮。

  “方锐?”林敬言的声音隔着电波传过来,落在耳朵里痒痒的,和很久以前的声音一样,毫无变化,

  “哎,老林,有事啊?”他装傻。

  “不算是吧。”

  “你说!”

  “我在兴欣门口。”

  方锐沉默了一会,第一反应是回复他。

  “卧槽,你不怕被老叶的粉丝群殴吗。”

  林敬言自己在另一边默默的点个头,拽着自己深蓝色的外套一点也不心虚:“对 我还穿着霸图的队服呢。”

  方锐侧身果断拽了个外套拿上钥匙就出了门,冲击太大的信息让他忘了自己昨天晚上还跟人打电话说了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老林没事你别担心,我来救你!”

  不过他到了地方才发现林敬言裹得严严实实,眼镜都换成了大框的,为了抵御冬天的魔法攻击围巾帽子手套一样不少,霸图队服什么的都是假的。倒是方锐着急下来,除了一件兴欣的冬季外套和里面的七分袖什么也没有,现在冻的有点发抖。

  正打算开口问他怎么回事,林敬言身上的围巾就盖他脑袋上来了,还特别自然的拍了拍方锐说饿了。

  如果忽略他眼镜蒙上了一层水雾,多了几分现实感,方锐都快觉得自己活在梦里了。

  脖子上的围巾看着很眼熟,麋鹿花纹的,总觉得在哪里见过。抬手又摸了摸,手感蛮好,毛茸茸很暖和。

  他的眼睛骨碌转了一圈,下意识回答了最近的问题:“啊?你是来敲诈我饭的吧?”林敬言抿着嘴朝他笑:“飞机上吃了点,你给我弄点小吃就成。为什么过来一会说。你带路我付钱”

  而对方丝毫不客气的说:“老叶克扣我工资,你让我请也没钱的。”说完还把围巾裹紧了一些。

  林敬言瞥了一眼没说什么,很自然的迈了一步和他并肩往前走。

  小吃街上人很多,毕竟是兴欣的主场,林敬言谨慎的把领子往上拉了拉。方锐瞥他一眼,语气轻松:“老林你怕什么,兴欣的粉丝其实挺友好的,你又不是韩文清,肯定没人动手。我这还保护着你呢。”

  他偏着头,眯起眼睛,笑的一脸坦诚。

//////

  最后他们停在了一个旋风土豆的摊子面前,摊主麻利的炸好两串抬头热情的问两个人要不要加番茄酱。在方锐回答要以后, 摊主愣了愣神,随即激动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神秘兮兮的小声道:“我是你的粉丝啊!”

  不知道是不是经常被认出来的原因,方锐眨眨眼特别自然的哈哈笑了两声:“谢谢支持哈谢谢!”摊主从围裙袋子里掏出记账的本笔,手抖着递给了林敬言。

  气氛一时非常尴尬。

  林敬言笑着接过来利索的签好了名,又把本子往方锐手里塞,意思是让他也签一个。他轻轻哼了一声,吐槽:“买一赠一啊?”

  “不是,是绑定销售。”
 
  有机会展示一下自己的新式签名,方锐果断的抓住机会,“锐”字跟着“言”字一起拉长几倍,连在一起,倒像是刻意写在一起
似的。

  摊主如获至宝的收过签名,眼里冒星星似的盯着两个人:“早听说林大大喜欢吃旋风土豆啦!这次我请你们吃!签名真的很像哦…”

  两个人只是无奈的笑了笑,没有一个人进行反驳,方锐接过那两串旋风土豆,林敬言手上悄悄的把零钱塞进摊子上一个小盒子下头。完美配合。

  “我说,你怎么突然过来了?…抬高点。”方锐拿出手机对着凑在一起的旋风土豆指手画脚,一边像是终于想起来正事一样问了问林敬言过来的理由。

  其实他心里也是有一个答案的,只是这个答案没有边际,模模糊糊在心上,搞的世界都不明朗起来。

  杭州的冬天虽然温度不算低,冷的也没有北方的干脆,不过仍旧能把两个南方人冻的鼻尖都泛上红色。呵出的热气被围巾拦截下来,铺在脸上是冬天特有的烫。忽然之间他就有些恍惚了,这个人啊,应该是真的只为了自己一句话,就收拾好行装站在面前的。

  指尖点上拍摄键,两串旋风土豆历史性的会晤被记载下来准备到微博上亮相。拍照时清脆的咔嚓声响起来,同时响起来还有那个声音。

  ——那个他曾经以为改变了,琢磨不懂的声音,此刻听来却是那么的平淡温柔,越过了经年时光轻轻柔柔落在耳朵里,不太直白,又非常直白,毫无隐藏的直叫人心动。

  他说:“我也想你了。”

 

 

 
 

 

评论(7)
热度(131)
© 回首背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