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背西风

主全职。爬坑偶练中。

挚爱是我的林敬言先生。

取向狙击王琳凯。木子洋

【林方】出轨记

甜饼。不是聊天体。十二赛季。已出柜设定。
真的是甜饼甜饼。请组织放心吃。
标题与文章基本无关,梗源歌《出轨记》
情人节快乐。

///

  方锐在床上打了个滚,这口气就是憋在胸口出不来,他咬牙切齿的像小孩子一样踢了两下墙壁,除了脚后跟疼之外再没什么想法,只好收了脚,伸个手,把手机从枕头底下捞出来。

群_天上天下兴欣独尊

方锐:
·我有一件大事要与诸爱卿商谈,速速回复
·别不理我
·快点 是大事!
·你们这是在逼我

方锐:
〔qq红包〕

苏沐橙:
什么事呀?

叶修:
你终于想通,打算把你的积蓄都捐给兴欣了?

方锐:
滚,正经的问题!

叶修:
那你正经说啊

方锐:
我怀疑林敬言外面有狗了。

莫凡:
... ...

叶修:
别闹,吓的莫凡同志都冒泡了

陈果:
不是前一阵子还海誓山盟心意天地可鉴么,作为正直的副队长,你可不能欺负他不在群里,就这样造谣啊!这是兴欣的脸面问题!

方锐:
我操你们怎么还不信!?我说真的,我有证据!

包荣兴:
什么?!需要我带人去砸场子吗!

叶修:
包子冷静,我们听听他的证据

方锐:
就上周在宿舍和他视频,莫凡也在旁边哈,他用的电脑,中途说接个电话,倒也没躲很远,但是他那个电话吧漏音特别严重,跟开了免提似的。哥什么耳朵,那是职业级的!不过传到这边很模糊了,就听清是个女的。说什么东西落她们那里了blabla

方锐:
我操那个时候都几点了,得快十二点了,一个女的,啊?还落东西在她们那?

唐柔:
也许是工作上的事情?

方锐:
我呸,什么工作要半夜谈?还有咱们上次客场打呼啸,我晚上去他那里住的么,电脑桌前面摆了两枝玫瑰,还是颜色不一样的,一支红色一支蓝色,可以说非常闷骚。

苏沐橙:
给你准备的?

方锐:
你说是准备喂猫的我都不信是给我的,他这种内心直男的人咋会搞浪漫!我问哪来的,他说路上经过花店觉得好看就买了两枝,还问我哪个颜色好看。糊弄鬼呢?这我要是信了对得起战术大师的称号吗?

叶修:
哎我说。战术大师后面还有“的前对友”四个字呢,这头衔也不是给你的,对不起就对不起呗。

魏琛:
你用一百块钱发了十个红包就为了让我们出来,听你这点破事啊?老夫还要带团刷本,浪费时间!告辞!

方锐:
靠,拿了钱就想跑?给我站住,我是让你们了解一下前因后果,好去给我打探一下!

苏沐橙:
怎么试探啊?

方锐:
我这不也没想好么,你们帮忙想想啊

苏沐橙:
你不是今年去N市过年吗,正好今年情人节和除夕赶一块去了,自己去试探一下就好啦!

方锐:
你别提了,我正在思考把机票退了呢

叶修:
哟,你不去机票就给我吧

方锐:
你要去N市,干什么,你家老爷子又放你出来了?

叶修:
没有啊,我去找林敬言促膝长谈一下关于个人感情影响战队的问题。再说了今年兴欣没人陪你啊,你一个人呆着吧!

方锐:
靠,滚吧你,我自己去!等等,怎么能没人?起码老板娘在吧!

陈果:
我今年有些事儿,不在兴欣了

方锐:
………

 
  方锐对着手机屏幕翻了个白眼,吐槽着指望着别人还不如靠自己。

  他对自己的地位其实还算是很有自信的,一般人撼动不了,要说林敬言是那种渣男人设方锐也是第一个不答应。但是他能咽的下这口气才是有鬼,打死也要揪出来事情的真相才是方锐的性格。

///

  方锐下飞机的时候看到的林敬言穿着要风度不要温度的长款风衣,里头是板正又暖和的衬衫驼色毛衣,配上黑色低调的帽子和短靴,手臂上搭着一条羊绒围巾,拎着条墨镜腿手腕套着口罩带子晃晃悠悠的,整个是一来机场接受媒体灯光照耀的男模风。

  十七度的湿冷天气,难为他能坚持这么帅气的出场方式了,谁叫林先生心里对见男朋友要帅这件事上还是有点小倔强的。
 
  他自己穿的少,但是绝对不会吝啬往别人身上套衣服的。方锐刚刚拉着行李箱出来到处张望的时候,一条羊绒围巾从天而降,挂在了脖子上围了两圈,敞开的领口被捂的严严实实,一点风都进不来了。

  还没等人说话,他又眼疾手快的把手上的墨镜和口罩给方锐全副武装上了,直到除了方锐自己应该没人认得出来原本的模样,林敬言才自然的把行李箱拉过来,放心的用空着的手牵住人。

  方锐哭笑不得,特别想奋起吐槽自己不是三岁小孩,是比他小了一点吧,可起码是个具有自理能力的成年人啊。而且把别人裹得严严实实,自己怎么还好意思大大方方的不做掩饰。

  不过被宠着的感觉又不差,就暂且这样吧。

  林敬言的手挺暖和,暖和到方锐差点忘记了自己的第一大目的是调查那个女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专业素养在这呢,方锐大大可不是糖衣炮弹就能解决的。
 

  “哎老林,你手机借我一下,我的走之前忘记充电现在关机了,我还要给我妈报个平安。”

  林敬言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自然的从兜里抽出手机递给他,还不忘嘱咐着:“一会电话给我一下,我跟她说一声好让老人家放心。”
 
  方锐点点头,手上熟练的解开屏锁,按向通话记录的键子,心里的小恶魔浮现出了大大的微笑——呵呵,让我给逮到了吧,哥今天就要看看你是哪里冒出来的!

  他假装倚靠着车门,正好避开林敬言的视角,飞快的寻找通话记录里可疑的人物。

  电竞之家的记者不是…妈不是…外卖不是…

  这个“ZB陈小姐”,是谁?不像是亲人,也不像是工作上的合作伙伴,ZB又是什么神奇的代码?

  方锐咬牙切齿的对照了一下通话时间,不对不知道一对吓一跳,这特么可不就是那个大半夜打来电话的人!!

  林敬言这才觉得有点问题,疑惑的看了看他:“没找到电话号吗,我收藏里了。”

  方锐表面上还要保持微笑,但是由于咬牙切齿还没收起来,搞的脸上表情有些微妙起来:“没事,我就是欣赏一下你新换的壁纸,老子真他妈的帅,这照片我自己都没有。”

  林敬言眨了眨眼,趁司机师傅对着前面闯红灯的行人破口大骂的当口,伸长了胳膊搂过脖子就隔着口罩亲了一口,随后光速恢复正人君子的样子督促他快给家人打电话。

  哎。看在这个亲吻的份上,一会再算账吧。

///

  他俩并没有公开出柜,但是在电竞圈内的朋友里这两个人的关系也算得上人尽皆知。家庭上,好在林敬言父母出乎所有人包括林敬言自己意料的开明,加上方锐会哄长辈的一套,那一关很简单的就过了。

  反而是方锐的父母最开始并不能说得上支持,费了挺大的周折,两年下来发展到能带回家过年的地步也是实属不易。

  其实方锐也没想到父母能同意他今年去N市过年。

  他在和父母商量的时候其实已经做好了乖乖回G市的准备,想不到这次二老答应的痛快,还语重心长的和他视频聊天了快三个小时,教育方锐以后的日子要好好的过,直到手机电量阵亡方锐也没听出来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不过这应该是代表他们接受林敬言作为家人的地位了吧?

  方锐听着林敬言从容的应对电话那头的母亲,心里不禁升起几分感慨。

  挂断电话的三秒钟后。

  “我刚刚没说错话吧?”

  林敬言从容不迫的脸上露出几分紧张的神色,有点不符合他一贯的表现。

  “没有,说的特别好!”

  他笑了笑,紧接着又补了一句

  “对了,陈小姐是谁?”

  “两位,到了!”

  司机的大嗓门不合时宜的打断了两个人的交谈,林敬言淡定的像是没听到一样,用手机扫了前头贴的二维码转账付款,头也不回的告诉方锐下车去开门。

  方锐是下了车开了门,还乖乖的等到林敬言两只脚都踏进了屋里,关上房门才开始拷问。

  他自认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手伸向林敬言的大衣口袋,没过一秒钟就被握住手腕回身抵在了门板上。

  这个姿势对方锐不是很有利,他必须斜靠着门板才能站稳,以至于本来就不比林敬言高很多的身高优势一下子就没了。但是他还在逞强。

  “来来来,林大大给我解释一下,那个大半夜给你打电话让你取东西的陈小姐是谁?ZB是哪门子的甜蜜代号?”

  林敬言愣了愣,罕见的露出了隐瞒的神色,他没说话,手上解开围巾的结拽下来丢到一边去,低头亲在方锐的锁骨上。

  “你别装傻啊,我跟你说明天就是情人节后天是除夕,你不解释明白怎么回事,还过不过节!”

  那人含含糊糊的应答:“当然是过的。只是一个朋友而已。别想太多。”

  “你编个像样点的行不行!哪怕说是电竞之家来找你约稿的?!”

  他抬头,盯着方锐的眼睛:“你相信我吗?”

  半晌,只听见一声叹息。

  “信,我怎么能不信你。”

///

  方锐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还有些腰疼,习惯性的往床的另一头摸了摸想搂过林敬言睡个回笼觉,不想却扑了个空。他以为是那人先起了床,没想到找遍整个家也没有。

  但是也不是一无所获,他找到了一张纸条。

  “起床了到呼啸找我。”

  他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情人节一大早就烧脑卖关子是怎么个意思?昨天的账还没算完就被老流氓连蒙带骗的拐上了床,现在还不爽着呢。

  但是林敬言自然是有自己的道理,所以他匆忙洗漱吃完早点过后,就坐上了去呼啸俱乐部的车,一边还盯着打表计时器谴责林敬言这根本就是在浪费他的金钱。

  哎?那是谁?

  方锐下车的时候在门口瞥见了俩熟悉但却充满违和感的的影子,他定定神看了两眼——一句卧槽脱口而出。

  “老魏你怎么在这,G市终于发现你的叛徒身份把你赶出来了?还有…方,前辈?”

  魏琛坐在台阶上,毫无形象的抽着烟,旁边站着的是一位多年不见的前辈——方世镜。自从喻文州接过队长职务,方锐就基本没听过方世镜的消息了,尤其是他去了呼啸,隔的更是遥远,对于方世镜的记忆多数停留在训练营时期他来挑选人才的时候。

  魏琛一看到方锐来了,赶紧站起来。方锐这才看出来违和感在哪里——两个人穿的,明明是蓝雨战队的衣服。

  “我说,在这搞什么呢,怀旧也跑错地方了吧,这可是呼啸,你俩不怕被粉丝群殴?”方锐抬头看了看阳光下,明晃晃的“呼啸”二字,开始反省是自己疯了还是他们疯了。

  魏琛没听到他说话一样,笑嘻嘻的伸手拍了拍他的头说:“小子,我们也就送你到这了,以后好好干,别给我们丢脸!”方世镜也笑眯眯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就是对手了,不过你也要好好加油啊,毕竟是我们蓝雨训练营出来的人!”

  方锐一头雾水的懵着,就被两个人推进了呼啸大门里。——什么蓝雨训练营,什么对手,他们是梦回十年前了吗?

  还没来得及回头询问,他就发现这儿也有熟人——阮永彬和几个呼啸的队友。

  他倒是没想到,还能在这里,在这个奇妙的时候见到老队友:“哎!这不是小阮吗?”

  阮永彬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犹豫半天没搭理方锐说的话,而是和他说:“你好。我是阮永彬。初次见面哈,请多指教。”

  …这大兄弟没病吧,认识多少年了,你跟我说初次见面?方锐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半天才想起来问:“呃,好吧,那我们先不说这个,你要是有病哥回头带你去最好的医院看,我不会让你放弃治疗的。你看到林敬言了吗?他让我来这里找他。”

  阮永彬指了指训练室的方向:“林队刚刚往那里走了。”
 
  他奔向训练室,直觉告诉他,这帮人绝对是瞒着他搞了一个大事情,大大大大事情。…等等,阮永彬刚才叫林敬言什么,林队?林敬言回来给呼啸当队长了——除非唐昊和呼啸经理相爱决定隐退江湖,否则这种事应该不会发生。

  他到训练室里的时候一片漆黑,也不知道是谁把特制遮光窗帘全都挡上了,大白天愣是活出了下半夜的感觉,方锐只好借着走廊里的灯光,循着对呼啸曾经的记忆去找灯的开关,按开的瞬间…

  里头赫然坐着的是兴欣的那帮人。

  什么苏沐橙,安文逸,包荣兴,罗辑,莫凡…甚至陈果都在这里,倚着苏沐橙的桌子跟他微笑示意。领头的苏沐橙挥了挥手:“方锐大大,训练迟到了怎么罚啊?”

  方锐扫了一圈,技术部都算在内,除了叶修和之前见过了都魏琛,全员到齐,他嘴角抽了抽:“你们怎么都在这?老板娘你之前还说今年有事不会就是来给我惊吓这件事吧?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苏沐橙答非所问,对他神秘一笑:“大厅就是最后了,那里有你要的答案。”

  好吧。放弃抵抗了,问这些人发生了什么根本没有用,他挪着脚步走向大厅。

  可是没有人,只有中央摆着熟悉的奖杯。

  底下刻着的名字是。兴欣。时间是第十赛季。

///

  突然四周响起来算不上整齐的爆炸声音,各种彩带飞舞起来——礼花大炮,方锐一下子就反应过来是什么东西了,这玩意苏沐橙和叶修会做,以前做试验的时候吓得全神贯注打游戏的魏琛跳起来,手机屏幕一个手抖给摔碎了,导致叶修给魏琛倒了一星期的烟灰才算罢休。

  方锐也试着做过,林敬言笑他幼稚,但是还是陪他一起做了好几个,到最后都是只会响没有花的道具。

  林敬言就是在这些彩带和声响里出现的。

  这家伙穿的正式,西装革履,手上还捧着一束俗套的红色玫瑰。后面跟着一大帮来的时候方锐遇到的人,方锐眼尖发现苏沐橙手机还来着视频,另一头是被关在家里的叶修。

  他仔细回想来到这里遇到的人,才隐隐约约发现这是在有意模仿,自己这么多年来走过的路。

  林敬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被人群推到最前头去——好吧。方锐就知道,这家伙要准备单膝跪地了。

  想到是一回事,真的看到是另一回事。

  他把玫瑰放到一边,从西服兜里掏出来小小的四方形丝绒盒子,没有犹豫的打开了。

  “你之前在我手机里看到的陈小姐是珠宝店员,ZB是珠宝的缩写,我用来备注而已。她打电话是告诉我,上次我去挑戒指的时候落下了点东西。”

  “我桌子上的两支玫瑰也是特地放在那的,想旁敲侧击的听听你的意见。”

  “抱歉选择了这样一个不解释的方式,让你误会了,只是我不太想破坏这个惊喜。”

  他用平时说话的语气,一一解释过那些方锐纠结过的事情。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兴欣的这帮人出卖的。

  接着,他像是鼓起极大的勇气一样深呼吸一口气,仔细看就能看出来,握着那个盒子的手都更加用力了些,指腹泛白。

  林敬言认为自己不是懂得浪漫的人,这就是他大概用尽了一辈子脑细胞能想出来最好的仪式。

  他一直算得上低调,在荣耀上成绩耀眼封神之时,也不过平凡普通一个人,但是唯独这次,他突然就不想低调,想干脆昭告天下,这个人以后我就打算独占了。

 
  “我想告诉你,你以前的路我没错过,我以后的路,还想和你一起走完。”

  “能不能和我完成这个还算是过得去的仪式?——嫁给我,方锐大大。”

  方锐没有愣神很久,仅仅是一刹那的停顿,就足够他读懂此情此景的意义。他伸手把林敬言拽了起来,不由分说的将盒子抢下来,又自作主张的套在林敬言手上一个,套在自己手上一个。

  距离很近,差不多是听得到心跳的拥抱距离,事实上他们也拥抱了。

  林敬言听见他在耳边:“开什么玩笑,当然是我娶你了。”

  这有什么意义,你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情人节快乐,我们结个婚吧。
 

评论(42)
热度(249)
© 回首背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