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背西风

主全职。爬坑偶练中。

挚爱是我的林敬言先生。

取向狙击王琳凯。木子洋

【林方】须臾 01

师生,合法的。是篇连载,甜文。
每篇可能比较短。随缘更新。

01.

  两杯略含酒精的饮料下了肚,方锐一时还有些迷糊。眼前的灯算不得太亮,却晃的他睁不开眼睛。搞什么幺蛾子,不就是期末考结束了么,至于拉上他跑到这酒吧里“放纵“么?还是他们打算庆祝一下即将到来的地狱寒假?

推了那帮玩起了游戏的朋友,寻摸吧台一清净角落打算醒醒酒,他倒不是不能喝,只是太久没喝,一时缓不过劲来。

扶着额头半闭着眼,估摸着椅子大概就在身后的位置,也没仔细看看就坐了下去。结果还没等“平稳着陆”直接被旁边不知哪伸出来的手用劲一揽腰,生生把他坐下来的动作打断了。

  他靠了一声,回头打算雎瞧是哪位姐姐这么开放,下手这么直接,却未曾想到映在眼底的是一张男人的脸。

  他戴着一副银丝边框的眼镜,白衬衫整洁干净,扣子严谨系到最上面一粒,活脱脱禁欲模样。与这儿灯红酒绿的气息相差了万八千里

尤其是眼角眉梢温柔含笑,薄唇弧度不过于亲近也不显疏离,难看出来半点梭角和锋利。

过于斯文的扮相平添了几分吸引力,现在是很少能在这种地方看到如此风格。也不怪他躲在角落里了,不然多少杯酒要敬上来还真不好讲。

  别说,换作是个绝佳的美人来,方锐都未必多看上几眼:他天生性别男爱好男,也设办法。偏偏这个来路不明的帅哥长的好看,正好对上胃口。

  可现在不是死盯着人脸看的时候,长的帅也不能随便揽人腰啊,这是原则问题! 方锐退了半步,脱离这半搂半抱的暧昧姿势,还没开口质问,对面先说了话。

“下次坐椅子,要看看有没有人啊。两人叠着坐,我怕椅子受不住。”

  方锐一愣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差点坐人身上,好在这个人行动敏捷,站起来拦住他,否则下一秒,要不是他稳稳与站起来的小哥撞个结实,要么是直接坐在人身上被当成傻逼收拾一顿。

 
  他脸上有点挂不住面,赶紧拉了另一把椅子过来坐下,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喝的有点大,眼神不好使了!”

  那位小哥倒不太在意,还笑着叮嘱:“一个人别喝这么多。”

  方锐摸了张酒水单递给他:“嗨,和我朋友来的,他们那边玩游戏呢,我一个人醒醒酒。你随便点,算我赔罪的。”

  哪有赔罪这么简单,他自然是想勾搭勾搭这位小哥的,酒喝了之后做点儿什么才是正常人的思维。那边小哥明显愣了下,却也没推脱,只自顾自点了两杯不含酒精的饮料,自己甩过去了张百元大钞。

  方锐“哎哎哎”了两声想阻止他:“你干嘛呢?我请你啊,你付什么钱!”小哥笑着接过来透蓝的饮料,冰块与杯子碰出清脆的声音:“你好看,我请你。”

  恰好方说这个人对夸奖一向不怎么谦虚,反正喝两杯的目的达到了就成,过程不重要。他接过来杯子,晃了两下。气泡自下而上冒出又破裂。“你才是,怎么一个人在这?等朋友吗?”

  小哥抿了两口饮料,悠悠回答:“我和你一样,朋友在那边,我出来醒酒。”

  方锐差点脱口而出一句我们还真有缘,下一秒就在心中给了自己两个大耳刮子,什么LOW套路!他思考片刻,决定用个委婉的方式打探一下猎物底细:“让女朋友等。自己一个人出来不好吧?”

  那人显然中计,笑了两声,声音着轻飘飘的传到耳朵里,似是带了一股热气,腾的人脸都红起来。他放下杯子,骨节分明的手撑住脸颊:“我怎么凭空多出个女朋友来?"

  还好,没主,那就不怕掰不弯。

  他趁热打铁:“你长的这么好看,现在女生啊都喜欢这种干净又温柔的类型,怎么没女朋友?”“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 ”小哥开玩笑似的回答到。

  这下好,都省着掰了。

  “女生喜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我倒是不太清楚,但我觉得你好像…挺喜欢的。”小哥像是在讨论明早吃什么一样,泰然自若的炸出惊雷。

  方锐也不含糊,既然被看穿了企图那不如就直接一点好了,他自认为也是很招人喜欢的那一款,起码单凭长相和声音就是个好对象吧?于是扯出一个笑脸,凑的近了一些,刻意拉长尾音强调字句:“嗯,特别喜欢了,考虑一下?”

  对面小哥不躲不闪,直直对着人眼光发问:“你成年了吗,小朋友?”

  这就叫人有点尴尬了,他面对这个问题忍不住挑了挑眉,手一拍吧台,震得杯子都是一耸:“长得嫩不行么,成年俩月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方锐这边仍然显然有兴趣再更进一步,不如说是因此他更加感兴趣了一点。结果一阵音乐突兀响起,吓得他手一滑差点摔了杯子。小哥扬起下巴点点他放在吧台上的手机:“朋友找你吧?”

  一边心里暗骂这帮兔崽子耽误自己大事业,他一边没好气儿的接了电话。那头噼里啪啦说了好多好多,大概意思就是他们其中的一个喝高的和人打起来了,拉架及时,事儿小没造成什么影响,只是头磕了一下,胳膊腿挂了彩,问他在哪赶紧回来一起去趟医院。

 
  他应一声说马上过去,按掉红色的键子熄了屏幕。抱歉的朝着小哥笑了笑:“不好意思啊,我那边有点事情,没陪你喝完一杯。要不你留个联系方式,下次有机会我重新赔?”

  小哥摆摆手,大概意思是两人有缘无分吧。方锐不好强求,此刻朋友那边也很着急,可他又真心想了解了解这个人。

 

  思来想去,最后得了结论,那就是他弯腰亲了亲人带着薄荷饮料气息的唇角,不是预料中的凉,反而热的撩人,烫的心都飞快跳动起来。

  说实在的,他也是头一回做这样的事儿,心里打着鼓,一下比一下的紧张,但是心里还有一个声音安慰自己,反正以后大概也见不到了,亲一下应该也没什么吧。

  这体验足够人回味许久,所以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还蒙在被里的方锐还在思考那个烫人的吻,直到他母亲大人破门而入,告诉他放假的第一天以前找好的家教已经就位,准备上岗了。

  他不情愿的从被窝里爬出来,随便扒拉了两口饭,眼睛都睁不开的迎接那个,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勤奋的家教老师来破坏自己美好的假期第一天。

  坐沙发上无趣的等了半天,直到他又要再进入梦里的时候才听见一声门铃的叮咚,半梦半醒里,他打开了门。

  然后他就清醒了。

————————

论坛〉求助区

昨晚在酒吧强吻的小哥哥今天就成了我的老师。怎么办,在线等,急。

评论(9)
热度(37)
© 回首背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