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背西风

主全职。爬坑偶练中。

挚爱是我的林敬言先生。

取向狙击王琳凯。木子洋

【昊翔】生活记事

唐昊生日快乐。有R18请注意。
@唐昊🐝 投喂俊俊女神!









  这是唐昊生日前一天,他们在离唐昊家只有几个小时车程的镇子上。

  今年是唐昊这几年来能回家过的第一个生日,孙翔也退了役,他俩圈内出柜也有一年多,反正没什么重要事情可做,家里也催得紧,唐昊决定干脆今年过生日就把孙翔带回去见见家长。今天在附近和唐昊几个发小吃了饭,明早就坐车回他的家。

  他们的家。

  孙翔睡衣领口敞着,美其名曰散散刚洗完澡带着的一身热气。他手长,盘腿坐在床沿够到桌上的日记本,转身轻轻一扔,准准砸在正在床上打消消乐的唐昊胸口。

  唐昊靠了一声,最后一步本来能赢,被这莫名其妙的一砸搞的点歪了地方,屏幕上灰色的小人瞬间呜呜哭起来。

  “你日记扔给我干什么,拿走,我没兴趣替你写啊。”他嘴上这么说着,手上却是把手机撂到了一边去,拿着那本厚的能当砖头使的日记掂量了两下,动作熟练到丝毫不会让人怀疑这是个前任流氓选手。

  孙翔支支吾吾,最后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干脆躺回了床中间,硬生生霸占了三分之二的地盘,仰头对倚着床头居高临下的唐昊说:“你以前不是说过想看吗,我给你一个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

  说起日记,唐昊是和孙翔在一起一段时间以后才发现他有记日记这个习惯的。

  头一次见到这本日记是在世邀赛期间,那阵子所有人为了出趟国折腾了好几天,队里个个都累的死去活来,等到安全着陆,抵达酒店,终于沾了五星级的床,几乎都是倒头就睡。

  这两个人仗着年轻优势,精力还够用,捧着手机打了两把紧张刺激的王者荣耀之后才准备休息。唐昊已经伸手关了床头灯,朝着蹲在地上翻行李的人哼了两声:“睡觉,衣服明天再收拾,又不是小姑娘家的。”

  孙翔回头朝他呲牙示威:“谁跟你说我是收拾衣服呢?”说完抱着个什么东西打开了桌上的台灯。

  唐昊皱着眉,不情愿的从床上爬下来,两只手手撑在桌子上,把坐着的孙翔整个圈进怀里。这还不够似的,他还要用下巴使劲蹭人柔软的发顶,一头有型的金毛被弄的蓬松起来。

  一盏小台灯的光本就不亮,唐昊一过来,桌上又多了一大片阴影。

  “你还写日记?”唐昊有点不可置信的挑了挑眉,低头盯着那个刚打开,内页还是空白的笔记本。

  他就是这么发现孙翔记日记的习惯的。

  据孙翔本人的说法,虽然他小时候是不怎么爱学习,但是在某方面还是非常听话的。比如从小学开始,孙母就开始教他写日记,并且灌输了各种日记有用论。

  没想到这个习惯养成之后,一持续就是十多年。

  唐昊也百思不得其解的问过他:“你记日记干嘛?用手机记也比用笔方便啊。”

  孙翔:“习惯了。”

  唐昊:“那你还回头看?”

  孙翔:“呵呵,真男人从不回头!”

  虽然还没搞懂孙翔到底为什么要记日记,但起码知道了这习惯是哪来的,他也就不再追问了。至于日记本里写的什么,却是真的有那么一点儿好奇的。

  唐昊从来不是好奇心很重的人,一直都属于“你爱说不说,说了老子就随便听听,不说就拉倒”这类的。

  但是对于孙翔的过去,主要那些是没有自己参与的那段过去,他嘴上不说,心里难免惦记。

  惦记什么,自然是想一窥他心上还放没放过什么人——听着幼稚可笑,谁年少的时候没场恋爱,但是一想到孙翔还可能喜欢过别人,牵过别人的手,唐昊心里就有点说不清的酸意。

  当然了,他也不仅仅好奇这个,也很想看看少年时候的孙翔都在做什么。他们俩住的地方周围健身房体育场一应俱全。作为曾经联盟里的健身担当之二,各种球类solo都打过一轮。但是过去的孙翔应该要比现在小一圈儿,肌肉也没现在发达,但是要白一点,还要在现在就挺嫩的脸上再嫩上几分…

  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之后的事儿就不是少年的范畴了。

////

  唐昊挑了挑眉,得亏男朋友长得好看,颜值压制,顺着这个角度看一般人早就崩成妖魔鬼怪了。

  他没有特别提醒,就措不及防的弯下腰,亲了一下躺着那人带着笑意的眼角。

  孙翔没有准备,被突然袭击一下,也不知道是该亲回去还是打一拳。正寻思着该怎么办的期间,那人却露出来了个标准式的唐昊笑容:“刚刚突然袭击我,报个仇。”
 

   唉,翔哥大度,不跟他计较。他暗暗想着。

  唐昊把手伸进被子里捏了捏他的后颈,带着薄茧的指腹擦过皮肤总让人有不好的联想。然而他没更进一步,只是拎着孙翔坐了起来,靠近自己,打开了那个厚厚的本子。

  第一页就是孙翔上高一的时候写的,他的高中生涯在这里留下来笔墨并不多,因为中途打到一半他就已经退学开始专心打游戏了。

  那时候笔记还带着青涩的痕迹,实在说不上是多好看,但是每一个捺都写的极其有力,有棱有角,锋利的倒真有点少年意气的感觉。

  “今天中午吃了蛋包饭——”唐昊特地拉长音念了出来。“啧,你是小学生吗?”孙翔一巴掌拍上他脑袋,朝耳朵大吼着:“你才小学生,我记录一下美食还不行吗?”

  唐昊哼了一声,一页一页往后翻。前面记录的大多数是一些日常,没什么好看的,终于在贴着张纸的页里发现了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收到了情书,该怎么回答?”

  下面还认认真真的贴上了情书,他只扫了一眼就看出来是小姑娘惯用的套路,大概意思就是学长我暗恋你很久了你打篮球很帅和别人说话很帅…

  唐昊有点吃味,孙翔伸手想赶紧翻到下一页这话题就过去了,结果手一下被捉住拉到胸口。然而动手的人没什么反应,只是扣住了十指好好握住:“后来怎么回答的?”

  孙翔眨眨眼睛,说就直接拒绝了呗,看着他神色没有缓和的迹象,吧唧一声又在人脸上亲了一口,响亮的很。“陈年老醋你也吃?”

  日记本被扔到一边,唐昊松开他,不太想承认自己吃醋,因为他一直觉得自己心胸宽阔,却还是忍不住生气。

  靠,这个人明明就是我的,这辈子下辈子轮回转世再怎么投胎,都他妈是我的人。

  唐昊枕着手看向天花板不知道发什么愣,孙翔在旁边不满的哼了两声,抬脚轻轻踢了踢他的腰。

  “哎,唐昊,你父母好说话吗?”

  对面沉默了一会,如实回答了这个问题:“我爸还行,我妈不太好说话,脾气比较急。我来打荣耀的前两年,一次家门都没让我进。”他没说自己也根本没往回去这件事。“用她当年的话说就是白养了个儿子,我可能…或多或少遗传了她。不过你别担心,平时还是挺好的,就是不擅长表达。”

  唐昊其实不想让孙翔感觉到压力,但同样也不想骗他,否则到时候真的碰到问题会更尴尬。他觉得身边躺着的人明显的紧张起来,一连翻了好几下身子,最后干脆坐起来,盯着唐昊的眼睛满脸纠结样子。眉毛拧成一股,手拽着被子一角,黑色的床单被他手心的汗浸湿了一些。“那,她是不是挺严格的?她有没有评价过我哪里不好?看没看过我采访什么的啊,完了,我还打的耳洞带的耳钉。”

  他哀嚎两声,唐昊无奈,拉过那只残害被子的手,稍微一用力,没设防的大型金毛犬一下子倒在床上。他动作利索掀开碍事的被子,翻身就压住了孙翔。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唇上温热触感就就顺着皮肤下的神经传到四肢百骸。唐昊很擅长接吻,尤其在对象是孙翔的时候。细密的亲吻不同往日,从前的恋人总是过于着急将他拆吃入腹,今日多的是温柔,仿佛刻意的安抚。这是唐昊式的温柔,从不多言,举动里才看得见。

这次还不行我就要疯了

  唐昊打扫完现场之后对着床上已经眯起眼睛的孙翔说:“睡觉吧,明早赶车。”

  孙翔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刚闭紧眼睛没两秒钟,又蹭的一下跳了起来。

  “你他妈干啥?!”唐昊吓得一激灵。

  “我忘了挑明天穿什么!”孙翔一拍脑袋,飞快的跳床打开他堪称衣橱的行李箱,果然衣服架子出门,整个行李箱里都是衣服。唐昊看傻逼一样看着他,但是没上前阻止,他小男朋友还是有点紧张。

  一米八五的男朋友蹲在地上,对着行李箱咬手指头,最后挑出来两件看起来比较简单的衣服,潮流指标被公认为联盟前三的孙翔,穿衣总是五彩斑斓,用粉丝开玩笑的话说那就是穿了个调色盘,要找出见长辈的衣服真的是苦了他。

  唐昊耐心的等他挑东选西的筛选出最后一套,手撑着头侧躺在床上:“这回能睡觉了?” 孙翔点点头,又摇摇头,献宝似的从行李箱里翻了两套西装出来。

  “你带西装干什么?是见家长,不是结婚。”

  “我怕有什么比较庄重的场合啊!这叫保险,你不懂!哎唐昊,你见没见过我穿西装?”

  唐昊回想了一下:“有吧,只有一次,世邀赛颁奖的时候。你下了台嫌太板就脱了,没看清。怎么,想穿给我看?”

  孙翔特别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扔了一套过去。

  “新买的,你正好试试尺码合不合适嘛!”

  借口。唐昊心里浮现出这两个字,但还是接过一本正经的西装和皮带,费劲的换上了。

  他打完领带之后抬头,发现孙翔早就换完了,一直盯着他看。胸口的领带大概是不太会系,红领巾绑法扭扭歪歪的,傻的可爱,但是配上这张脸,再怎么歪也很帅了。

  于是这两个人就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对视着对视着忽然笑出了声。

  “真的好像婚礼啊。”孙翔吐槽。

“那孙翔先生——”唐昊手揣兜身体前倾凑近了些。“你愿意与你身边的这个人共度一生,无论是贫穷还是富贵,无论是健康还是疾病,都牵着他的手永远不放开吗?”

  孙翔笑起来,眉眼弯弯的。

  “我愿意。”

评论(20)
热度(150)
© 回首背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