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背西风

主全职。爬坑偶练中。

挚爱是我的林敬言先生。

取向狙击王琳凯。木子洋

【喻王】关于喻文州喜欢王杰希这件事

*ooc预警,喻王初尝试。


  喻文州第一次见到王杰希的时候,他还不是职业选手。那是一场比赛,他坐在观众席上拿着硬皮本子做各种推断,思考着怎样才能破解当前局面。身边黄发的少年不停的说话,时不时还大喊。喻文州透过他的语气听到了太多的情绪,心下也不免有些遗憾现任队长的职业生涯太过短暂,感叹以后又将心思放在比赛上。
  这里!喻文州眼神一亮,立刻飞快的在本子上勾勒出自己心里所想的路线,然后开始等待场面发展验证自己的猜想。正在全神贯注期待结果之时,他的肩被人拍了一下。回头看这人,眼睛的比例有点神奇,倒是不影响颜值问题。他拿起笔在喻文州本上画了一个简单的示意图,然后和喻文州讨论起来。
  喻文州当时觉得这个人真有点像他眼睛给人的感觉…神奇。他甚至有点怀疑这方法全是靠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而瞎想出来的,但是听他自信的口气又有点疑惑。
  “微草,王杰希。”
  “蓝雨,喻文州。”
  两人交换名字之后都暗自在心里记下了这个未来的对手。

  魏琛退役后,方世镜短暂的接手了一阵子蓝雨队长的位子,没过多久就交给了喻文州。王杰希也接替了林杰正式成为微草的队长。
  喻文州拿着新的报纸“微草魔术师横空出世”这个题目明晃晃的占了头条。看着报纸上与那天在场下认识的人一模一样的名字和脸,他对着窗外的太阳笑了笑。
  之后再见面那就是赛场上了。第五赛季微草冠军,第六赛季蓝雨冠军,第七赛季微草冠军…三年,这冠军在蓝雨微草两个队里来回换,奠定了这两家有点宿敌的意味——就类似霸图和嘉世一样。
  不过都说场上对手场下朋友,别看蓝雨微草打的难解难分,谁输了都咬牙恨对方,场下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尤其喻文州和王杰希,特别谈得来。
  有一次微草客场对蓝雨,比赛结束之后微草决定出去聚餐,王杰希被刘小别他们推去问正宗本地人喻文州哪里有好吃的。喻文州拿着王杰希的手机,指着地图上的几个地点交代路线。边交代还边揶揄王杰希:“没想到王队如此正经,还会陪着他们出去闹。” 王杰希懵了,自己只是石头剪刀布输了,被扔出来找地方吃饭,怎么被误以为成也要参加了?结果他竟然鬼使神差的对喻文州说了一句:“喻队要不要一起?”
  这下子轮到喻文州懵了。一句玩笑倒把自己搭进去了…?好嘛,既然人家都邀请了,得给面子不是。喻文州也不含糊,点头答应下来,招呼着黄少天和几个要走的人回来。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着街边一烤串店去了。
  到了串店点完菜,一群年轻人就开始聊起来。刘小别被摘了耳机一拍桌子,结果震得郑轩手一抖,把菜掉到了徐景熙身上,许斌举报耳机是黄少天摘的…
  王杰希一边啃着刚上来的食物,一边在一旁打量着乱成一团的那些人。摇摇头,感叹孩子们还是太年轻,转头专心对付桌面上的食物,却发现喻文州正盯着他看。喻文州被发现了也不解释,还换了个姿势继续看王杰希——倒像他看别人,是理所当然的。
  王杰希被他看的有点不自在,放下手里的串想问问他,又不知道怎么问,问什么。只能撑着下巴,像他看王杰希那样看他。喻文州觉得这样的王杰希有点意外的可爱,没有场上那么严肃,也没有新闻上那么官方的圆滑,他就是一个心里藏着一份幼稚的大男孩。
  喻文州:“你看我干嘛?”
  王杰希:“我看你在看我。”
  喻文州:“你错觉。”
  王杰希:“没有,你就是看了。”
  喻文州:“哦,王队不给人看?”
  王杰希:“……”
  第一回合,喻文州胜。
  刘小别正和黄少天理论为什么要摘自己耳机,黄少天开始滔滔不绝:“刘小别你带耳机真是一个非常恶劣的行为,大家好不容易出来吃一顿饭你应该多和大家交流提升队友之间的感情,再说了好不容易和对手吃一次饭你就不能珍惜一下大好的机会了解一下对手吗…我说你老捅我干嘛…哎哟咱队长这是和王杰希深情对视呢?靠你掐我?!”
  刘小别一脸鄙视的对黄少天说:“你小点声,让人家听见了多不好…万一加训多不好。” 黄少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压低声音问刘小别:“你说他俩不会有事儿吧?” 刘小别瞄了一眼那桌,戴上耳机继续吃东西,淡淡的说了一句:“他俩?谁知道呢。”
  喻文州耳朵好使,听到那边有隐隐约约的议论声,只挽起衬衫袖口露出一截手臂,接过服务生端上来的烤鱼放到王杰希面前。王杰希才不和他客气,赌气似的拿起筷子就开吃,还抬头真诚的问喻文州吃不吃,配上那双奇异的大小眼眨啊眨。喻文州突然噗呲一声笑了,王杰希轻轻瞪他,结果更不对劲了。喻文州捂着肚子笑出声来,他觉得王杰希太有意思了。
  隔壁桌的几个人面面相觑,蓝雨偷窥组好奇这到底有什么好笑的,而微草偷窥组觉得他们队长心情可能不是太好。
  喻文州笑了几下以后也不笑了,恢复成之前的样子把手臂随便一搭,继续看王杰希吃东西。
  “喻文州,你能不能别看…”
  “我饱了。”
  “我没问你饱没饱。”
  “我饱了,不能继续吃东西了,又没什么东西看,只能看你。”
  瞧瞧,义正言辞。第二回合,喻文州胜。
  吃完东西之后微草回酒店休整,临走的时候王杰希还不忘给喻文州道谢。其实王杰希他这一晚上被喻文州盯得发毛,感叹还不如回酒店点外卖吃——说笑的,他其实觉得挺好的,就是不太理解喻文州为什么盯着他看一整个晚上还笑的那么开心…肯定不是因为眼睛。
  第二天早上王杰希打开QQ,发现喻文州昨天给他留言。
  喻文州 23:05:46
  王队到酒店了吗?
  喻文州 23:07:54
  …睡了?
  喻文州 23:13:09
  那好吧,晚安。
  王杰希 7:35:32
  抱歉。昨天晚上直接睡着了
  喻文州 7:35:40
  没关系,只是想确定一下你是不是安全。
  王杰希此刻有点凌乱,说不清自己的心情。好像有点高兴,又好像有点不解,来理去还是一团乱麻,索性回了几句话便下了线。
  之后就是该训练就训练,该打比赛就打比赛,捧了各自的奖杯回去庆祝。喻文州偶尔会给王杰希弹个窗口过去,管它什么话题呢,王杰希都应,一来二去的他俩竟成了对方知己一般的人物。
 
  两个人再聚在一起是在世界邀请赛时期了。
  在苏黎世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文化水平不高的职业选手们在语言交流这方面出了很大的问题,毕竟黄少天的中式英语经过试验后发现行不通,而且差点导致走丢事件,所以职业选手们都不敢单独出行了。王杰希和喻文州一个房间,所以基本同进同出,据他们本人说是为了方便,否则要开两次门…真相有待调查。所以王杰希出门,往往都跟着一只喻文州。
  中国队队员嫌弃苏黎世的伙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于是他们征用了酒店厨房的一块地方打算自力更生…唯一一个大家知道会做饭的男人,王杰希被推出来和几个妹子负责大家的伙食…而且食材还要自己去买。王杰希其实是拒绝的,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于是他果断借着出行不便的理由把同房的喻文州拖出来打下手。
  “这些东西多少钱?”王杰希问。
  喻文州偷笑一下,立刻在旁边补了一句:“How much about these things?”
  王杰希有点小尴尬,对喻文州小声说了一句谢谢,他选择继续买东西。
  喻文州在后面跟着,有点好奇的问:“杰希喜欢吃这些东西?和我蛮像的。” 王杰希听到这句话看了一眼菜篮子里的东西,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平时和喻文州聊天聊多了,习惯性的就买了他爱吃的东西。“…等等你刚才叫我什么?” 喻文州也是一愣,随即对他微笑:“抱歉,好像太亲近的叫法会有点不舒服…” 王杰希摇摇头:“没事,挺…好的” 说完转过头继续挑菜,显得非常平静…如果忽略红了的耳朵,那真是非常平静的。喻文州心里有点小开心,快步跟上王杰希的脚步,在后面说话:“杰希我觉得这个做起来应该会挺好吃的…”
  王杰希的内心:蓝雨的人都不是话少的主,喻文州你少说几句话…。
  好不容易从市场回到酒店,眼尖的黄少天就立刻把王杰希扔进厨房,然后一把把喻文州也推了进去,还眨了眨从方锐那借来的真诚大眼睛。王杰希无奈,看着满地的食材和抱着手机并没有劳动意思的妹子们,决定还是自力更生吧,好歹还有一边笑眯眯的那个喻文州。
  他翻出笔来在本上先定下了食谱,仔细一看还真是喻文州爱吃的那几样,叹了口气认命的开始洗菜。
  他把洗好的菜堆在盘子里打算一会再切,回头却发现盘子空了。正纳闷的时候发现喻文州已经把洗好的菜放在案板上开切了。喻文州洁白修长的手指和碧绿的葱花放在一起特别好看,甚至可以用赏心悦目来说。就是切菜的速度快了点,看的王杰希心惊肉跳,职业选手的手,那多宝贵啊。
  喻文州切完菜之后回头就看到王杰希站在那里一脸复杂,他忍不住在王杰希眼前摆摆手,王杰希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干嘛,我没傻!你会做饭不早说?”
  喻文州笑:“这不是来帮您打下手了吗,王大厨,炒菜还是得您请!” 王杰希说懒得理他,但是嘴角稍稍有点上挑,接过切好的菜有模有样的做起来。喻文州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围裙从背后给王杰希套上,吓得王杰希一激灵差点跳起来。“杰希干嘛这么大反应…” 喻文州哭笑不得 “…我怕痒”
  这个时候黄少天偷偷摸摸的溜进厨房,正巧看到喻文州给王杰希套围裙的样子,于是其他队员他们看到从厨房出来的的黄少天是这样的。“卧槽我要瞎了…亏我还担心队长不能好好和人家相处想去帮一把,啊我真是想多了,靠,我再也不想和他们两个同屏出现…” 其他人正在兴致勃勃的凑在一起讨论到底发生了什么让黄少天捂着眼睛,喻文州就端着饭菜出来了。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国家队的队员一个比一个有志气,立刻把八卦全扔在脑后专心吃饭了。
  喻文州嚼着嘴里的饭菜,盘算着有些事情也该做了。
 
  再然后就是十一赛季夏休期的事情了。
  王杰希看着b市的大太阳,在心里暗自决定这个夏休期自己在家好好的待着,哪里也不去,安安生生的过一个平静的夏休期…纯属幻想。
  没错,这个幻想在门铃响起的时候就已经破灭了。王杰希揉了揉头发,透过猫眼看到外面熟悉的人,赶紧打开大门:“喻队怎么来了?” 喻文州:“夏休期无聊,特地自己开车来b市,请教王队战术策略方面,但求指教,可否收留喻某?” 王杰希无奈:“进来,这么说话也不嫌累…” 喻文州对他笑:“那到底是收留还是不收留啊?” “我不收留,难不成叫你睡路边?”
  喻文州眯眯眼睛:“杰希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 果然,王杰希有点不知所措:“你,你来这儿就为了讨个战术策略?”他把头扭到一边装作看窗外的样子,掩饰自己心里的紧张。喻文州摇摇头:“那怎么值得这一趟的本钱,我想来b市旅旅游,希望杰希能给我当个向导。” 其实主要还是想看看你,他心里说。
  王杰希调整一下呼吸,轻松的回答:“行啊,那从明天我就开始带你玩遍整个b市。” “明天可不行,我有场电影想要看,杰希能不能陪我?” 王杰希被叫的心乱,也不管什么就答应了下来。
  于是第二天,两个大老爷们就在电影院门口纠结买可乐还是雪碧。王杰希坚持要喝雪碧,喻文州觉得是因为雪碧是微草绿所以王杰希才喜欢,于是也不和他说太多,买好吃的东西就进场了。
  这场电影是悬疑恐怖爱情片,王杰希有点搞不懂,为什么喻文州要看这种情侣才爱来看的电影。身边成双成对的情侣紧握双手,看的王杰希有点心累。
  突然电影荧幕上出现放大的尸体脸,周围的女生都开始尖叫,王杰希心一抖,但没叫出声来。他偷偷侧头看旁边的喻文州,发现他正盯着自己出神,还没来得及问怎么了,冰凉的嘴唇就覆了上来。
  王杰希大脑立刻当机。
  喻文州扣着王杰希的后脑加深这个吻,王杰希一点反应也没有,不反抗不性迎合,就任喻文州动作。喻文州吻了半天终于松开王杰希,盯着他的眼睛。王杰希不知道说什么,张了张嘴,一个音节也没发出来。
  喻文州看他这幅样子,拉着他的手就出了电影院,然后二话不说让王杰希上车,扣上安全带一脚油门踩下去。b市堵车严重,好脾气的喻文州这次着急了,还好没赶上高峰,很快就回到了王杰希家。
  一路无言。
  喻文州甩上门,又有点恢复了以前温柔的样子,一手撑在王杰希身侧问他:“杰希不说点什么?”
  王杰希现在大脑断了一根弦一样,有点傻傻的开口问:“我说什么啊?” 喻文州不急也不气:“关于…喻文州喜欢王杰希这件事,你说说?” 王杰希终于算是冷静了一点,反问他:“你觉得呢?” “我觉得挺合适的,我们在一起吧杰希。” “你一点余地不给我留,我还说什么?” “有余地也不许拒绝。”
  这会子轮到王杰希笑了,但他什么也没有说,勾着喻文州的脖子就亲上去。喻文州搂着他的腰,夺取主动权,舌头灵活的滑入口腔翻搅起来,直叫人喘不过气。王杰希被吻的头晕,只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喻文州身上,喻文州眸色一暗。
……
……
……
  第二天早上。
  “喻文州。我觉得你真是个禽兽,彻头彻尾的禽兽。” 王杰希趴在床上,背后喻文州给他揉着酸痛腰。“我忍了太久,没办法啊。”王杰希叹口气,把自己的头埋在枕头里,心里暗自感叹自己想安稳过个夏休期怎么就演变成这样了啊?背后人察觉到他走神,手里不经意似的加重了力道。“杰希,想什么呢?” “想你。” 语出,两人皆是一愣,然后王杰希就被揽在怀里亲了一口:“我也想你。”
——————————END——————————

评论(11)
热度(73)
© 回首背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